第八章不会躲开吗 - 豪门总裁要娶我

第八章不会躲开吗

车厢里虽然开着暖风,冉新还是感觉到一阵阵的寒意袭击着她。 沉默持续上演着,车里的两个人却心怀各异。 “你是笨蛋吗!不会躲开吗!”季少清突然蹦出这么一句无脑的话,着实把冉新吓了一跳。 你妹,一晚上被吓了两次,希望晚上睡觉不要做噩梦。 这是生气了?他生的哪门子气?躲开什么?冉新一连问自己三个问题。 丫头竟然敢不回答他的问题,就那么喜欢被苏景尧牵着手吗! 想起刚才苏景尧牵她的手,季少清就恨不得剁了他的爪子! “和别人牵手的感觉怎样!嗯?为什么不躲开他。” 他还质问她,鬼知道苏景尧怎么会突然牵她的手,连她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好不好! 她是想挣脱啊,可是苏景尧不配合,怪她吗! 等等,现在是什么情况!她怎么突然觉得自己像被抓奸在床,而季少清是抓奸的那个人! 他和她有半毛钱关系吗?要说有关系,也是上下属关系,和她的私生活完全不挂边好吗?所以他有什么权利质问她! 季少清忽然意识到自己对冉新的态度有点恶劣,而且昨天还因为他挨了打,吃软下来,一副受了气小媳妇的模样开口想解释昨天的事情,“韩奕倾,她……” 他只不过才开了一个头,丫头就霹雳吧啦说了一大堆。 “嗯,韩奕倾,我也知道她,国际著名影星,正值当红。据说在国内她的片酬最高。而且在好莱坞也混的风生水起,你们两个挺般配,男才女貌。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到老,昨天的事,是她误会了,你应该向她解释。” 向她解释?他才没那个耐心,而且他的做事风格就是,从来不需要解释给任何听! 别人怎么想,他不关心,也没那么多闲心可操!可是丫头不一样,就像父亲说的,男人和女人,一阴一阳,相互扶持相互制约,所以才能过一辈子。 他承认,丫头就是他的软肋,就是可以管束他影响他情绪变化的那个人。他想好好保护她,却因此让她受了委屈。 有些事,他以前懒得管,现在看来,不得不管。 “她不是我女朋友,我喜欢的人,从来都不是她。你明白吗?”季少清一脸认真的看着冉新,郑重的说到! “噗~”原谅冉新不厚道的笑了,“哎呀老兄,你喜欢谁是你自己的事情,不用和我解释的,我知道你因为昨天的事内疚,好吧那我就假装原谅你了,而且昨天本来就是我不好,把咖啡撒在你身上。好了,该说的我们都说了,不管你喜欢的是谁,祝你幸福。” 可是,傻丫头,我的幸福就是你啊! 冉新一向很有自知之明,她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她总说人活一辈子太短,要做让自己开心的事情。 与其费尽心思傍大款,不如努力提升自己,那样,当遇到喜欢的人的时候,可以骄傲的说我和你同处一个高度,让我们共同上向! 所以她总是有意无意的拒绝苏景尧的邀请,保持着距离。 是的,她也渴望有一个男人很爱很爱她,累了有一个肩膀给她靠,伤心了有一个怀抱给她力量和勇气。下了班,可以舒舒服服的蜷缩在沙发上看电视,而那个人在厨房给她做饭,这样就足够了! 而不是像现在,像以前,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是自己一个人承担。有时候一句简单的“我可以”包含着多少的心酸和无奈,大概只有冉新自己清楚! 世界这么大,有时候很迷茫,她不知道她的心应该搁在哪里。有时候又很坚强,提醒着自己不要放弃,才能看到希望。 季少清看着冉新一脸的坚定,忽然就想起第一次见到她时,就知道她骨子里是个坚强的女孩,虽然外表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目光却里有一种坚定的信念,熠熠生辉,美得让他移不开眼睛,从此她就成了他唯一的风景。 季少清突然停下车,动容的吻了一下冉新的额头。 一切发生的这么快,冉新呆滞了,她觉得全身像被电击了一般,怔怔的望着季少清。 季少清温柔的整理着她的头发,开口说“很晚了,我送你回去。” 冉新回家以后整整折腾了一个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季少清的那个吻,啊!啊!啊!她这是被强吻了么!算不算初吻,我的初吻啊!!! 可是,私底下,她却承认她不排斥那个吻,不像苏景尧牵她手的时候,她第一反应是躲避!

上一篇   第七章好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