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她的遭遇 - 豪门总裁要娶我

第七十三章她的遭遇

abby努力支撑着身体想下地活动一下,可是她绝望的发现,她的两条腿一点力气都没有,根本站立不住,而且感觉腿部肌肉跳动的很厉害。 她的心一下子掉进冰窟里,失神的坐在床上,目光呆滞的看着白色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终于,快要死了吗。 可是她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完成啊。季少清已经陪她了三年,甚至为了她还放弃了自己喜欢的人,如果她死了,那个女孩又和别人在一起了,季哥哥该是多么伤心。 不行,不行!她一定要让季哥哥和那个女的重归于好,这是她最后一个心愿了。 前几天她拉住季哥哥的手不让他去找那个女孩,她以为她还可以再多活两年,她想自私的再占有他两年,没想到病情恶化的这么快…… 季少清进来的时候发现abby正擦着眼泪,她怎么哭了。 “abby怎么哭了?” “darling我突然好想再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我不想每天待在医院里了,好单调,好烦。” “可是……” “我的双腿已经站不起来了……” 季少清直直的看着abby,不知道怎么消化这突如其来的噩耗,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可是一切发生的太快,让人茫然不知所措。 季少清想静一下这突如其来的思绪,驱散一下头脑中的滚滚惊雷,过了好久,才缓缓吐一个字,“好” 不知不觉已经要接近夏天的尾声了,时间过得好快。 季少清带abby来到碧海阳光度假山庄,只有这个景区离市区最近,别的地方都太远,abby的身体吃不消。 季少清推着轮椅,和abby慢悠悠的闲逛,有时候abby兴致上来还会采摘一两朵小花佩戴在自己的头发上,笑着问他好不好看,季少清特别有耐心的说好看,然后abby就会“咯咯”的笑出声。 趁现在还能发出声音,想说什么就说吧,想笑就大声的笑吧,因为以后,她要睡很久很久…… 这一天,虽然玩的很累,但是很充实,很开心。晚上,季少清把abby抱上床以后准备给她倒杯水,abby拉住了他的手。 “哥,晚上可不可以陪我一起睡,我害怕一个人……” “好,我去端水,你洗漱一下,这样睡的舒服。” “谢谢你,哥” 夜,静的很可怕。季少清一直保持着清醒,他害怕一觉睡起来摸到abby的手是冰凉的,所以一整晚他都没有合眼。abby似乎也睡得很不好,眉头紧锁着,好像很痛苦。 其实abby也一直没有睡着。第一次,和季少清在一起三年,第一次和他睡在同一张床上。 虽然两个人都是合着衣服睡觉,而且是分两个被窝,可是她已经知足了。 一整晚,季少清都紧紧握着她的手,给她安全感,让她可以安心睡觉。可是这个病折磨的她,痛不欲生,更别说睡觉了。 其实这样活着,真的很痛苦…… abby发现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很快,她发现她的胳膊也不能动了,病情到了最后阶段,恶化的速度也加快了。 abby害怕她一觉醒来就不能说话了,那是一种惶恐的,绝望的,不安的情绪时时刻刻包围着她,把她一步步逼上了绝路。 其实有时候,死亡也是一种解脱。她的身体僵硬的,就像一具僵尸。还要苟延残喘的活着,霸占着别人的爱人…… “哥,我想见那个女人,冉新。” “怎么突然想起见她。” “这是我们女人之间的秘密,你不要问这么多嘛,我今天就是特别想见见她,可以吗哥。” “好” 季少清给冉新打电话的时候,冉新刚刚把衣服洗完准备和甜甜血洗商城买两件合适的衣服,看到是季少清打来的电话,意外之余觉得挺高兴,虽然上次弄得有点不欢而散,当然,也只是她一个人的想法。 “冉新,干嘛呢?” “在家里,怎么突然想起想起给我打电话?” “你,在忙吗?” “不忙,怎么了?” “那你现在方便来一下医院吗?abby想见你。” “好吧,我马上过去。” 知觉告诉她,abby有重要的事情要和她讲。 冉新怎么都没想到,再见abby时她已经憔悴的不成样子了,而且看起来似乎比要她想象中还要严重,真正病入膏肓的样子。 “你,你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冉新不敢置信的看着abby。 “很奇怪是吧,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我的病情会恶化的这么快。先不说我了,冉新,实话告诉我,你喜欢那个男人吗?就是和他一起见他父母的那个男人。” “不喜欢。” “那你是不是还喜欢着季哥哥?” “对。” “这样啊,真是太好了。你能帮我倒杯水吗?我口渴。” 冉新把水放在旁边的小桌子上。 “你能喂一下我吗?我,我的手不能动了。” 不能动了?不能动了!什么意思? “你的手怎么了?” “不仅仅是手,我现在全身都动不了了,就像你看到的,其实我在三年前就检查出患有运动神经元病,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渐冻症。” “什么!”冉新被这个消息惊的目瞪口呆,眼睛一顺不顺的看着病床上这个可怜的女孩儿。忽然反应过来用吸管喂abby喝水。 “我妈咪和季哥哥的母亲是闺蜜,他们知道我喜欢的人是季哥哥,所以得知我生病以后就让季哥哥来照顾我,伯母命令季哥哥把我当他的女朋友来对待,否则就算以后遇到他喜欢的人,伯母也不会同意,其实伯母就是想让季哥哥陪我走完这几年,为了不给我留下遗憾。回国之前我从来不知道季哥哥已经有自己喜欢的人了,后来知道了也不想放手,我是不是很自私。” 不等冉新回答,abby接着说,“知道季哥哥为什么一直不肯告诉你真相吗?他就是不想耽误你。因为他不确定我还能活几年,之前他给我承诺过,会陪我走到最后,他是一个重守承诺的人,所以他做到了,你说,他是不是真的很优秀。” “是啊,他真的很优秀。” “能和季哥哥在一起这么久,我已经很知足了,虽然知道他从来没有喜欢过我。” 难以言说的痛苦,像无数条虫子啃咬着她的心,出了病房,冉新无力的靠在墙上,闭上眼睛,任由泪水漫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