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后悔还来得及 - 豪门总裁要娶我

第七十一章后悔还来得及

果不其然,冉新和牡原爆炸性的新闻上了头条。 季少清一直盯着牡原吻冉新的那张照片,看了好久。 明明说好不管丫头和谁在一起,都会祝福她,可是为什么看到别人吻她,心里还是这么难受。 整整一天,季少清都魂不守舍,他不知道这一天是怎么熬过来的,满脑子都是冉新被吻的画面,深深刺痛着他的心。 季少清孤独的站在重症监护室外,生平第一次感到这么无可奈何。abby还在昏迷,而他最爱的女人,也和别人在一起了。 这就是他牺牲自己的幸福换取的结果吗!他真的好不甘心!可是他又能怎么办!他不能跑去让冉新离那个男人远一点,也不能让昏迷中的abby醒过来。 这个世界还是有太多的事情他不能左右,毕竟他也不是万能的。 是啊,是人都会犯错,那么就让他也错一次吧!管他什么应该不应该,管他什么担当责任,都他妈见鬼去吧! 季少清来到冉新住处的时候,冉新刚刚洗完澡,穿着浴巾,把玲珑有致的身材包裹的刚刚好。看到季少清的时候着实吃了一惊。 “你……” 冉新还没把话说完,季少清就扑上去紧紧抱住冉新,然后狠狠吻上了她的唇。 “呜……”冉新闷哼了一声,实在是季少清把她吻得快要缺氧了,而且抱的她好不舒服,可是季少清听到后越发兴奋起来,大手开始在她身上游离,冉新抓着季少清的手想让他停下手中的动作,却被季少清反手一抓,握着冉新的手在她身上不断摸索着。 一切发生的太快,让冉新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她只是本能的拒绝着季少清。 虽然冉新很不愿意承认,但季少清这种近似安抚的抚摸不禁让她浑身止不住的颤栗,她能察觉到季少清抱着她的手愈发紧,加上口中缺氧的感觉,让她整个人软软的瘫在了他的怀里。 季少清忽然扛起冉新径直走到她卧室,把冉新往床上一扔,门“碰”一声被重重关上了。 “后悔还来得及”季少清努力克制着他作为男人的最后一点理智在冉新耳边问道。 “不,不后悔。”冉新忽然傻了,天啊,刚才那么妩媚的声音是她发出来的么,真是羞死人了! 季少清终于彻底失去了理智,用力把冉新身上的浴巾扯下来,露出两团洁白又富有弹性的棉花糖。 从来不知道原来丫头的身材这么赞,前凸后翘的。上次在碧海阳光度假山庄泡温泉的时候怎么没发现,要不然上次就应该把丫头就地正法了! 穿着一条纯白色的小内裤,清纯中带着妩媚的妖娆,让季少清再也把持不住,俯下身含住了她的唇,甜蜜的芬芳让他欲罢不能。 彼此浓重的呼吸声相互缠绕在耳际,空气中到处充斥着意乱情迷的味道。 冉新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就在这时,季少清忽然从冉新身上起来,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尼玛,合着是来报复她的!衣服都脱了! 可是冉新总不能说来啊来啊来上我吧!还要不要脸了! 季少清整理好衣服后,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冉新拍了两下自己的脸然后再看看此时自己衣冠不整的样子,确定她不是在做梦,季少清真的是来过的! 走吧走吧,好像自己很饥渴难耐一样。 可是季少清离开以后,冉新却再也睡不着了,思来想去满脑子都是他的身影。真的是中了他的毒有没有! 第二天一大早,冉新准备出去买早点,门刚打开,就看见季少清站在门口。 “你,在这站了多久。” 想起昨晚两个人纠缠的样子,冉新的面颊上蓦然涌出两片红潮,红润从她脸颊边一直蔓延到她的眼角眉稍,冉新不禁害羞的低下了头。 “一晚上。”季少清看着冉新红透的脸颊,感觉身下的东西又疯狂叫嚣着,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欲望。 不能再伤害她了。不能一错再错了! “……” 一晚上就那样在门外站着,这个人还真是,真是喜欢自虐。 不过毕竟和他在一起过,多少还是了解他的,他应该只是不想伤害她吧。 冉新心疼的看着季少清,“要不进来休息一会吧,我去买早饭。” 季少清看了一眼冉新没有再开口说话径直走进去了。 冉新回来的时候,走到门外就隐隐约约听到季少清打呼噜的声音。原来在她心里十分完美的季少清也有不完美的时候,不过冉新听到季少清打呼噜的声音,突然觉得踏实了很多。 就好像又回到了过去,他还一直在她身边一样。真希望时间能停止,让他们在虚幻的世界里还能相亲相爱,不然等他醒来以后,依然在现实中冷漠相对,在现实中固守着疏离,在现实中相互伤害。 冉新就静静的陪在季少清身边,看着他熟睡,手情不自禁的摸上了他的脸颊。真是奇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冰冷的一个人,脸颊是冰的,手指是冷的,估计就连心都是冷漠的,不然为什么分开这么久,一次都不来找她。 季少清一觉睡起来已经中午了,冉新刚刚把饭做好端在桌子上。 “起来啦,饿了吧,赶紧洗漱吃饭” “嗯。”季少清转身进了卫生间。 洗漱好以后,季少清刚要坐下吃饭,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你说什么?abby醒了?好,我马上过去。”季少清拿起外套匆匆出门了,甚至连给冉新打招呼的时间都没有留下。 冉新看着桌上还在冒着热气的几个炒菜和两个空碗,忽然也没有心情再吃饭了。 她的心也跟着季少清走了吧。不然为何觉得满屋子都空空落落的,剩下她一个人轻飘飘的不知该飘向哪里。 abby醒了,她也该醒了。一直以来沉浸在自己做的梦里不肯醒来。也许季少清真的是有苦衷的,可是从他刚才的态度足可以证明,至少他还是很在乎那个女孩的。 也许牡原说的对,应该给自己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彼此放手,让路更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