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偷窥 - 豪门总裁要娶我

第六十九章偷窥

外面黑暗一点点增加,医院走廊里仍然灯光点点。 季少清静默的站在冉新病房外,透过玻璃窗刚好能看到冉新熟睡的样子。 丫头好像做噩梦了,睡得一点都不踏实,时不时的蹙着眉头,看的季少清很想进去帮她舒展眉头。 可是他没有勇气进去。 既然已经决定和丫头再没有感情纠纷,就来的彻底一点吧。 虽然是这样想的,季少清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冉新。 自从分开以后,还是第一次算的上光明正大的“偷窥”她。 苏景尧轻声来到vip病房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季少清滞留在冉新的病房外,伸着脑袋向里看。他心里其实也很挂念冉新吧,不然怎么会大半夜跑来看冉新。这个季少清,还不肯承认他是被迫的,被抓现成了吧。 “咳咳……”苏景尧咳嗽了两声,把季少清的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了。 “冉新睡着了?”苏景尧问他。 “嗯” “担心冉新?” “……” “你知不知道冉新现在又被另外一个男人盯上了。” “嗯” “你不担心她被别人拐跑吗,当初我追求冉新的时候,你每天把她看的死死的,害得我们都没有机会约会,没有机会彼此更进一步了解。我现在只想知道你对冉新是什么态度。” “只要她幸福,不管和谁在一起,我都会祝福她。” 季少清真诚的说道。 “我不相信你已经不爱冉新了,是什么原因让你突然离开它,也许现在和她说清楚,你们还可能重归于好。我怕你以后会后悔现在的决定。” “我能告诉你的就是我不后悔选择和冉新分开,至于别的事情,恕我不能告诉你了。好了,我得回去了。” 苏景尧进去的时候,冉新的眼睛忽然睁开了。 “醒了,喝水吗?”苏景尧关切的问着冉新。 “他走了?” “嗯” “哦~”冉新牵强的笑了一下。 其实苏景尧和季少清的对话,她都一字不落的听到了。 她一直知道季少清在门外,说实话她心里很紧张,全身一直紧绷着。她害怕季少清会进来,又害怕季少清不进来。矛盾的心理让她焦躁不安,所以只能假装睡着了。 她多希望她是真的睡着了,那样就听不到季少清所说的那句我不后悔选择和冉新分开…… 当她亲耳听到季少清说那句话的时候,她感觉她的心像被燃烧着的绳子鞭打着一样,疼的难以忍受。 时过境迁以后,她以为她已经看的很开了,没想到还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而黯然伤神。 “冉新,别再难过了,对自己好点,毕竟失去他,不是失去了整个世界。” “可是对我而言,他就是我的全世界,即使他已经不爱我了,可我还是很没出息的想一直爱下去。” “我都懂。我一直觉得季少清和你分开,肯定是迫不得已的。”苏景尧说道。 “不仅你一个人这样觉得,我也这么认为,所以我想一直等着他,我知道他是一个重感情的人,我也知道他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他不说,没关系,不管是三五年还是十年八年,我都等他。” 苏景尧这一刻被冉新深深感动了。这一生,如果能遇到一个让自己笑的最开心,哭的最痛苦的人也是一种幸福。 谁规定相爱的人就一定要在一起,有时候分开都割舍不断的爱才最珍贵。 希望最后的最后,冉新和季少清还可以在一起! 牡原来探望冉新的时候,发现还有一个男的也在冉新的病房。 虽然他家不在a城,但是他来这座城市也有两三年了,所以牡原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个清新俊逸,气宇轩昂的男人是苏氏集团最年轻的董事长。 “你好,我是牡原,很高兴能认识你。” 说实话,苏景尧有点排斥牡原。也不知道是因为他从心里还是希望冉新和季少清在一起,所以有一种先入为主的观念。 “你好。”苏景尧疏离的说道。 贵公子哥果然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和贵族感。牡原从苏景尧冷冷清清的两个字眼里看出眼前的这个男人对他似乎有点冷漠,甚至是排斥的。 牡原无奈的耸了一下肩膀。 “这么晚了还来看我,都说不用了。”冉新看着牡原说道。 她宁愿和苏景尧在一起也不想和牡原呆在一起。自从上次给她表白以后,天天黏着她,冉新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黏人的男人,也不知道是因为季少清工作太忙没多少时间陪她,所以她习惯了一个人度过多半天的时间。 她真的不喜欢有个人一直待在她身边,让她觉得浑身不自在,牡原越是这样,她就越想逃,逃的远远的。 好不容易生病住院,还不让她清闲,天天来探三次班,冉新真的有点受不了了,可是又不能和他明说。 她不知道一个人温暖另外一个人的心需要多长时间,她只知道牡原越是频繁的出现在她面前,她就越想着季少清。 难道真的就像有一句歌词那样: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其实牡原真的很优秀,喜欢他的人也不少。只不过感情这东西,是最不能勉强的。后来冉新还知道,感情也有先来后到,最先认定了谁,就很难再改变了。 “我也没事可做,顺便过来看看你好点没。”牡原把熬好的稀粥递给冉新。 “那你们聊,我先回去了。” 苏景尧淡淡的说道。 冉新笑着“嗯”了一声。其实她多希望留下来的人是苏景尧。她现在和苏景尧可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所以待在一起也没觉得尴尬什么的。 “你朋友,还挺高冷。”牡原笑着和冉新说道。 “其实还好吧,他这几天估计是累到了,所以话比较少,你也别太介意。每天又要工作还要抽空过来看我,挺不容易的。” “可是冉新,我觉得我每天也挺不容易的,你为什么对我总是冷冰冰的呢,打开心扉才能重新开始,就算不是为了我,你自己也应该学着积极面对生活。” “牡原你说的我都懂,其实我觉得我现在这样也挺好,所以不要再担心我了。” “你呀,就是不知道心疼自己” 两个人你一言我无语说道很晚,直到冉新渐渐进入睡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