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让你陪葬 - 豪门总裁要娶我

第六十八章让你陪葬

季少清再回国已经是12个小时以后的事了。abby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人还昏迷不醒。 “到底怎么回事,abby怎么突然会昏迷。” “我已经调查了监控录像,你走后,只有一个人去了你家,按照abby昏迷的时间来算,刚好是那个人离开的时候。” “直接说是谁,别拐弯抹角的了。”季少清不悦的说着。 何忻最怕总裁生气的样子了,赶紧说是韩奕倾。 “韩奕倾……”季少清重复了一遍她的名字。 看来这个韩奕倾是要蹬鼻子上脸了,谁都她想招惹一下。 季少清询问了一下医生abby的病情,医生说病人持续昏迷不醒,有可能会导致休克,需要随时观察。 季少清沉默不语,眉头皱成一个“川”字,忧心忡忡的看向医院走廊的尽头…… 希望abby可以平安度过危险期吧。 这边,韩奕倾正在机场送妈妈和小姨去美国。这段时间,不如意的事情太多,还好有家人一直陪着她,让她觉得很温馨。 刚送走了妈妈和小姨,季少清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你在哪里。” 那么寒冷的语气,好像可以随时从电话里穿过来冻结她一样,使得韩奕倾心里有点发慌,小声的说道我在机场,怎么了。 “来人民医院,现在!”然后冷冰冰的挂掉电话。 韩奕倾抱着手机发怵了几分钟,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快速的把手机装进包里,扶了一下墨镜,踩着优雅的猫步来到车前。 我什么都没做,所以害怕什么!放松,放松。 韩奕倾深深呼吸了一下,发动了车冲向医院。 韩奕倾在医院转了好几圈愣是没找到季少清,于是打电话问他在哪里,季少清依旧用冷漠的语气说在重症监护室! 韩奕倾觉得很疑惑,谁在重症监护室让季哥哥那么生气?冉新吗?好像不可能,她这几天在法国拍戏还没回来,那又是谁?真是想不通…… “季哥哥,你找我。”韩奕倾虽然嘴上微笑着,可是心里却恐慌到了极点,双手紧张的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她发现季哥哥脸色阴冷的吓人。 “知道里面是谁吗!” “不知道,谁……” 韩奕倾惊恐的看着季少清。 “abby” “怎么说她,她怎么了?” “这个问题你不是最清楚吗!” “我……我真的不知道……” “要不是你,她怎么会变成这样。你是不是找过她,给她说了什么!” “我没有,我没有,我什么都没说过。”韩奕倾忽然想起前天晚上,她是去过季哥哥家,只不过她是去找季哥哥的,顺便和abby说了几句话…… “怎么,想起来了。没冤枉你吧!” “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韩奕倾愧疚的看着季少清。 感觉站在她面前的是刚才地狱里逃出来的恶煞,怒狠狠的盯着她。 韩奕倾觉得闷热,觉得烦躁,觉得心惊肉跳。惴惴不安的情绪像蜘蛛网一样粘粘的缠着她,让她浑身不舒服。 “以后离她远点,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介意让你当陪葬。看来以前是我太惯着你了,让你无法无天,从今以后,你最好收敛起你的性子,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季少清震怒的说完便离开了! 他牺牲他的幸福来换取这个女孩的生命,却无故让别人肆意践踏着她脆弱的生命!这是每个人都不能容忍的事情! 夜里,冉新忽然肚子一阵剧痛,疼的她直冒冷汗。 哎哟,回国了胃反而想起水土不服了,真是个矫情货。 冉新一边抱着肚子一边摸索着手机,好一会儿,总算触摸到冰冰的凉凉的带有金属外壳的东西。拨通苏景尧的电话。 虽然这么晚还要打扰别人休息是很不道德的一件事,可是没办法,她现在大脑里能想起的人只有苏景尧。 其实冉新说了谎,她想起的第一个人是季少清,却果断拨通了苏景尧的电话。 现在,她和苏景尧只是朋友,这样很好,最起码相处起来没有什么压力。不像牡原,本着将爱进行到底的原则,弄的她有些烦躁。 “景尧,我肚子好疼,好疼,想去医院检查一下。” “好,你别乱动,我马上过去找你。” 挂了电话,苏景尧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把车速放到最大一路横冲直撞来到冉新的家。 “冉新,你穿好衣服没,我,我要进来了。” “好了,你进来吧。” 苏景尧进了冉新的卧室,把灯打开,看到冉新脸色惨白,就连嘴唇都没有一点血色,煞白煞白的,额头上冒着冷汗,双手紧紧抓着肚子,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 “冉新坚持一下,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此刻苏景尧也顾不得那么多,拦腰抱起冉新就往楼下跑。 “医生,医生快来啊。” 刚踏进医院,苏景尧就着急的喊着医生。 经过检查,医生告诉苏景尧,这个小姑娘是急性肠胃炎,而且再加上营养不良,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不过不是很严重。 苏景尧听了医生的话才把悬在半空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怎么会营养不良?难道和季少清分开以后,她都没怎么吃东西吗?唉,看来爱情真的会要了人的性命。 真是个傻姑娘,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何苦这样糟践自己。 当一份感情已经不属于你的时候,它对你根本就没有一点价值,所以不必认为它是一种损失,既然都已经过去了,为什么还不肯放过自己,好好生活呢。 苏景尧一直守护在冉新身边,直到第二天天色还没大亮,冉新睁开朦胧的眼睛,下意识的说:“水,我想喝水。”惊扰了刚刚入睡的苏景尧。 “醒了,感觉好点了吗?”苏景尧关切的问道。 “嗯,好了很多,不怎么疼了,就是感觉浑身没力气,很疲乏。” “你那是营养不良导致的,让你不好好吃饭,到最后受罪的人还不是自己。好了,你乖乖躺着,我去给你倒杯水。” 冉新点了点头,目送苏景尧出了病房。 好巧不巧的在走廊里遇到了季少清。 要不是为冉新打抱不平,苏景尧觉得季少清这个人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而且之前也帮过他那么多次,都没怎么好好感谢过他。 “你怎么在医院?”季少清先打破两个人之间沉闷的氛围。 “冉新生病了,你呢?怎么也在医院。”苏景尧淡淡的说道。 “abby生病了,很严重,都好几天了还一直昏迷不醒。冉新呢,病的严重吗?” “急性肠胃炎外加营养不良,估计和你分开这么久,她都没怎么好好吃饭。” “是我对不起她,请你多照顾一下她……” “不要这么说,毕竟我还是她的朋友,而你已经不是她男朋友了,所以你该关心的不是冉新了” 其实苏景尧说这些刻薄的话都不是他本意上想说的,可是一想到冉新每天煎熬的生活着,苏景尧气就不打一处来,虽然他有种很强烈的感觉,季少清肯定因为什么原因才被迫和冉新分手的。 昨晚冉新睡着了嘴里还念着季少清的名字,让苏景尧感到很难过。不是因为他没有得到冉新而难过,只是为冉新感到不值…… “我知道。”说完季少清从苏景尧身旁走了过去。 苏景尧转过身看到季少清忽然变得单薄没落的背影,让他产生一种愧疚感,刚才真的不应该那样和他说话…… 或许事情没有发生在他身上,所以他才能放肆的指责着别人的不是,如果换做自己,也不一定做的比他好,所以最没有资格指责别人的人其实是他自己。

下一篇   第六十九章偷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