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造化弄人 - 豪门总裁要娶我

第六十七章造化弄人

季少清办公室内,桌上放着一个红色录音笔,正在公放一段录音:牡原,你不要逼我,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你这么优秀,喜欢你的人如过江鲤鱼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是我。我现在不能给你承诺什么,我不想耽误你,而且你说的对,虽然我和季少清分手了,可是我不想骗自己骗你,我还爱着他,不管他现在在谁的身边,我都会一直爱着他,所以从来没考虑过接受除了他以外任何人的感情…… “总裁,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直不肯告诉冉新小姐真相,你看,她自己都说了,除了你她谁都不会接受。”吴臻诚恳的说着。 季少清听完冉新的对话既高兴又失落,伫立在窗前若有所思的看着远方。 冉新这么好的女孩,他注定是要错过了。希望冉新可以早点忘掉他,然后重新开始。不管是和苏景尧也好,牡原也罢,都比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强很多。 “总裁,你再不行动,冉新小姐就被人抢走了,我知道你心里还爱着她,趁现在还来得及,赶紧去追她。” “吴臻,你不懂,女人的大好年华就这么几年,而且她现在身边有真心对她好的人,我不希望冉新一直等我了。她这个女人就是太傻,永远不知道两个人一起承担远比她一个人承担要轻松很多。等待的路是漫长而又孤寂的,我不希望她吃苦。之前我已经做错一次了,不会再犯第二个错误在同一个人身上。” 难得季少清和吴臻一次性说了这么多话,这么多年来,还真是第一次,可是吴臻不明白,总裁所说的他已经做错一次指的是什么。 “总裁,你说的你已经做错一次,指什么,我,我不明白。” “当初选择和冉新在一起。” “啊?总裁,你后悔和她在一起了?可是你那么爱冉新小姐,不明白。” “我从来不后悔和她在一起,和她在一起的那几个月是我活的最真实最幸福的时候。我只是后悔,到最后,还是把她伤害了。” “唉……”吴臻也叹了一口气。真是造化弄人啊。 “darling,还在工作吗?”abby提着一个驼色手提包进来了。 “这会不忙了,中午吃饭没?”季少清不动声色的说道。 “还没有吃,不知道该吃什么,好想让你陪你我用餐呢。”abby走过去,顺手挽住季少清的胳膊。 吴臻虽然不喜欢abby天天缠着总裁,可是不得不说,她其实也是一个可怜的女孩…… “那好吧,咱们走吧。” “你对我太好了darling”说完趁季少清不注意“吧唧”又一口。 季少清还是一如既往一脸的平静,侧过头隔着车窗看着街头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忽然特别想念冉新。 不知道她在科尔马怎样,可还习惯否。 时间把爱塑造成一曲经典的歌曲,却让唱歌的人四处漂泊。 太过美好的感情,只能放在心底小心翼翼的怀念…… abby有些失落,季少清说他要回美国处理一些公务。回国大半年了,美国那边的公司也没多少时间管理,这次回去整顿内务,最好来一次大换血。 暮色已经渐渐模糊起来,堆满着晚霞的天空,也逐渐平淡,没有了色彩。几颗会眨眼的星星,落到正在灰暗的幕布上,和一轮孤月,在茫无涯际的天空中,徘徊着,显得那么孤独,像极了此刻abby的心情。 abby安静的站在落地窗前,感到异样的孤独。就像被关进一间空屋子里,有的只是一双手,可是丝毫没有可做的事情那样孤寂。 是啊,现在不就是一个人在这倘大的房间里吗。可是abby更想说的是,季少清在身边比不在身边更让她感到孤独。 她可以留住他的身体,却留不住他的心。 “叮咚~叮咚~有人来了,快开门,有人来了,快开门~”门铃突兀的响起来把abby吓了一跳。季少清都走了,谁还会来,abby这样想着,已经走到了门口,透过猫眼看见韩奕倾睁着一双大眼睛正往里面看。 不等abby把门完全打开,韩奕倾就迫不及待进去了,“季哥哥,季哥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他去美国了,今天刚走,你来晚了。”abby也不生气,就那样平和的看着韩奕倾。 也许是和季少清待在一起久了,慢慢的abby也开始学会不动怒,不计较。 韩奕倾憎恶的看了一眼abby,“别以为别人都不知道你是怎样得到季少清的。说起来,你还真是可怜,除了用生命威胁季哥哥,你还会干什么!” “你,你不要乱说,我没有,我从来没有威胁他为我做什么事,要是没什么请你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abby一副隐忍不言的样子更长了韩奕倾的威风,“哈哈哈,真是笑话,难道还用我提醒季哥哥喜欢的人从来不是你吗。就因为你,季哥哥才和那个女人分手的,你平时不是总说我自私吗。真正自私的人是你!” abby痛苦的捂着心口,脸色苍白。像被医生猛然打了一针盘尼西林一样,不但痛,而且痛的出奇。心底的痛在扩大,扩大成一片怆恻的情绪,“不会的,从来没有人向我提起过这些事情,我真的,真的不知道事情竟然是这个样子,呜呜呜……” “不要再装了abby,你现在应该高兴不是吗?最起码季哥哥每天还关心你,照顾你,如果不是你生病,你觉得季哥哥可能会这样迁就你吗!” 韩奕倾仍然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趾高气昂的指责着abby,却没发现abby的呼吸声越来越微弱。 “我从美国回来的时候,妈妈告诉我季少清虽然有过一个女朋友,不过早就分手了,还告诉我季少清一直在等我。” abby觉得自己掉下一个万丈深渊,黑暗像高山一样压着他,气都透不过来了。世界上没有一种痛苦能够和她此刻所感觉的痛苦相比,这种痛苦是锐利的,深刻的,又是那样复杂,那样沉重。 “所以abby,你最好能紧紧抓住这短暂的幸福,这可是你费尽心思才得到的,不要轻松让给别人哟……” 韩奕倾踩着7厘米的高跟鞋高傲的离开,abby艰难的把门关上忽然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季少清刚到美国就收到何忻打来的电话,“总裁,abby昏倒了,情况很不妙,现在在急救中心抢救。” “你说什么,我走的时候她还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会变成这样,我马上返回去。” 季少清挂了电话,乘着私人飞机急匆匆的又飞往a城。 说他不担心是骗人的,和她扮演了这么久的男女朋友关系,就算不爱,也有一种亲情的情感掺杂在里面。 他真的不希望她出事,毕竟她才22岁,才走了人生三分之一的路,正值生命最美丽的年华,怎能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

上一篇   第六十六章拍吻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