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罪该万死 - 豪门总裁要娶我

第五十三章罪该万死

冉新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感觉全身被束缚着,好难受。忽然发现自己离地面怎么这么近,下巴都碰到地面了,然后悲剧的发现自己头部以下都被埋在土里了。哪个王八蛋这么缺德,祝他早日断子绝孙!冉新瞬间炸毛了。 “冉新,你醒了。”冉新艰难的转过头,发现苏景尧竟然被绑在一根柱子上,“现在什么情况?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看你旁边。”苏景尧点头示意冉新。 “郑正中?你怎么在这里?你要干什么?” 冉新对郑正中格外有映像,因为那晚,是她的噩梦。她虽然平时嘴上不说,其实常常会想起那晚,如果不是苏景尧及时赶到,她的下场肯定会很凄惨。 “哈哈哈,你还记得我,真是太好了,最起码不是死的不明不白。” “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绑架我。” “你确实和我没有冤仇,可是谁让你是季少清的人,我不能拿他怎么样,但是我相信杀了你他会更难受,这样不是很有趣吗?” “有趣你龟儿子!”冉新破口大骂。 “想骂什么就骂吧,一会就没机会开口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 “杀你。” “……” “郑正中你个王八蛋,有本事放了那个女的,有什么冲着我来!” “别着急,一会就轮到你了。哎呀,你这一说话倒是提醒我了,这样吧,我给你指条生路,去让那个女人给你咬,你既能享受还能免死,真是一举两得啊,哈哈哈……” 郑正中粗犷的笑声远远的传播开来,他也不担心别人会听到,因为据冉新目测,他们现在应该在一个废弃多年的修理场,周边全是旧轮胎,旧废铁,总之就是破铜烂铁一大堆,唯一能让人眼前一亮的风景就是在他们正前方停着一亮崭新的红色大型收割机,与周围的环境那么格格不入。奇怪,这个收割机停在这干嘛用? “妈蛋,死变态!”冉新愤怒的忍无可忍,如果不是把她埋在土里,她发誓她一定要赏那个死变态两耳光! “郑正中你他妈太恶心了,你还是干脆杀了我吧!”苏景尧也怒了,可是没有用!此刻谁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他们自身也难保。 “你想死,好,就让我来成全你们吧,哈哈哈……”“不过这个小妞还真是白嫩的很,先让大爷我玩玩再说。” “郑正中你个死变态,死全家,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听到没!”任凭冉新怎么歇斯底里,郑正中还是一如既往一副猥琐的表情朝冉新走过来。走在冉新面前拉开裤子的拉链,冉新闭上眼睛转过头“你他妈信不信老子把你那儿废了,艹!” 苏景尧着急的直冒冷汗,可是没有用,绳子他解不开,只能干着急! “嘿,小妞还挺泼辣,不知道季少清开过荤没,那就让老子先来尝尝这妞的滋味”俯下身,在冉新脸上拍了拍,用力捏着冉新的下巴,一张臭嘴就凑上来了。 “呸”冉新在郑正中脸上吐了一口口水,“你个老变态,再动我一下老子让你立马变太监!” 郑正中恼羞成怒的看着冉新,抓起冉新的头发“啪啪啪”疯狂的抽打着冉新的脸。“老子今天就打的你毁容,看季少清能拿我怎样!还敢骂我,我让你再骂,你骂呀!骂呀!”郑正中的脸因为打人打的兴奋过度,疯狂的扭曲成一团,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郑正中你个死全家的!放开冉新听到没!老子艹你妈!”苏景尧早已经忘了什么是绅士风度,什么翩翩公子,红着眼愤怒的瞪着郑正中,“郑正中你他妈不是男人,欺负一个弱小女子,你会遭报应的,艹你妈放开冉新!” 郑正中听到苏景尧绝望的呐喊声,越发兴奋了,下手更重更快了。冉新渐渐失去直觉,头垂了下去。 苏景尧看着冉新落魄狼狈的样子,早已经泪流满面。有些东西真他妈矫情做作,谁规定男人不可以流泪!什么时候流泪已经变成一种罪过,一种懦弱的烙印,坚强变成一种外在的面具了?心痛如果是一种罪的话,他应该终年罪该万死!

上一篇   第五十二章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