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有钱不挣王八蛋 - 豪门总裁要娶我

第五章有钱不挣王八蛋

连续三天,冉新都被季少清扣押在办公室陪他加班。 她当然不愿意把大好时光都浪费在办公室。可是,季少清用金钱诱惑她,这就得另当别说了。 第一天的加班费是平时工资的两倍,第二天是四倍,而今天是八倍! 反正季少清又不缺钱,大概是缺爱!没有安全感,所以非要留一个人陪他加班,反正有钱不挣王八蛋嘛。 倘大的办公室,季少清低头看着文件,冉新无聊的玩着手机,互不打扰,和谐相处着。 就在这时,冉新的肚子突然开始叫嚣起来,“咕咕”想了几下。 冉新尴尬的赶紧抱紧肚子。这个不争气的,好像我每天都虐待你不给你吃不给你喝,非要在有人的时候闹腾么! 季少清听到冉新的肚子叫,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八点半了。伶起外套带冉新去吃饭。 天气很寒冷,霓虹灯却把黑夜照的如同白昼。冉新总觉得今天的灯光太暧昧,不然为什么她脑子里毫无征兆的突然蹦出想谈恋爱的意念。 这么冷的天,如果有一双温暖的手牵着她,并肩行走在马路上,把脚下的雪踩的咯吱咯吱响,一定很幸福吧,想想都觉得很美好呢。 所以一定是错觉,有那么一瞬间,望着季少清的侧脸她出神了,怎么会觉得他喜欢她,不可能,不可能,想什么呢! 不过,美男干什么都觉得养眼极了,连开车的动作都那么飒爽英姿这么优美。 “总裁,我们去哪里吃饭,吃什么?” “叫我的名字!” “季总裁,我们吃什么。” “……” “你想吃什么。”季少清反问道 “嘿嘿,不吃火锅都对不起这么冷的天了,是不是?” 亏她刚才还卖萌给季少清,分明在他眼眸里读出不屑的表情。 什么啊!不就吃个火锅吗,至于这么鄙视她吗!冉新不悦的撇撇嘴。 “火锅呢,今天你是吃不到了,作为补偿,可以考虑请你吃日本料理。” 听甜甜说a市有一家日本料理特别好吃,但是价格太昂贵,所以去那里用餐的人非富即贵,其实冉新也是一枚资深小吃货,不过自身的条件却不允许她恣意妄为! 但是对于像季总裁这样的跳一跳浑身都会掉下钢镚儿的人来说,不管什么样的大餐,都是小事一桩啦。 “所以你说请我去帝为天日本料理吗?” 咦?小丫头也知道帝为天?看来他在a市投资的这家日本料理店发展不错呀,要不要考虑一下全国连锁,毕竟不管在哪里,有钱人的钱好赚! 季少清如果没有敏锐的商业头脑,不会成为商业帝国的哥斯拉。 “丫头想吃那咱们就去那吃。”季少清宠溺的看了一眼冉新,又专心开车了。 “总裁,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 “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你老是叫我丫头,好像你很大,我很小一样。” “嗯,确实不怎么高。” 季少清不咸不淡的说了这么一句,冉新差跳起来和他理论。 什么?她没有听错吧,季少清嫌她矮!她一介女流身高166矮么矮么! 虽然在季少清185面前也会矮那么一点,但是因为男女有别也可以选择性的忽略吧,什么人了,真不会聊天,算了,不和他计较,谁叫他从小缺爱少跟筋呢! 季少清却被冉新气呼呼的样子逗乐了,不自觉的笑了一下。 冉新刚好捕捉到季少清轻轻浅浅的笑容。她觉得那个微笑,霎时间把所有的黑夜都照亮了。 “季总,其实你笑起来,更好看。” “好看?那我以后多给你笑几次。” “什么叫给我多笑几次,给别人也多笑几次啊,每天一副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公司的员工都害怕你呢。” “那你呢,怕我不?” 季少清突然把车停下,身体慢慢朝冉新靠过来,他微不可闻的呼吸声却让冉新感到越来越清晰,在距离冉新大概3厘米处突然停下了东西。 然后又一本正经的开着车。 冉新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有没有。 看到季少清回到了驾驶座才如获重负轻轻吐了一口气。 再憋一会内伤都要出来了! 然后一路无言。 “季,几位?”一进门店长就热情的打招呼。 店里的装修风格让冉新眼前一亮,简约不失高贵,浪漫又不冗杂,相得益彰,把帝为天的装饰比作艺术也不为过。 怪不得价钱高的离谱,有钱人吃的不是食物,是舒心。 店长把他们带到vip房间后,季少清负责点餐,冉新负责吃。 “冲啊,都他妈的到我碗里来。”刚进来的店长听到这句话不由的脸抽搐了一下。 这是季总带过来的女人吗?说话怎么这么粗俗。季总可从来没带过哪个女人来这里用餐,而且看季总对那个女孩的态度,恨不得倒贴过去,马首是瞻。 不明白,让店长更加不明白的是,季总不是一向很高冷吗?怎么伺候起这个小姑娘一点都不含糊,还是他认识的那个高冷总吗? 在冉新埋头苦吃一番后,终于酒足饭饱还非常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 “可还符合你的胃口。”季少清问道。 “嗯,好吃是好吃,就是盛的太少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没钱买材料。” “……” 丫头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吗?季少清无奈的摇了摇头,却又宠溺的看了她一眼。 让冉新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店长没收他们的钱。这么昂贵的一次用餐,说不收钱就不收钱,难道所有的有钱人都这么任性吗。 季少清解释说因为他长得帅,走到哪里只要刷脸就行,脸是通行证。冉新说哥们,敢不敢低调点。 送冉新回家的时候,季少清给了她一张帝为天的vip卡,一看,冉新差点站不稳脚一个酿跄跌倒在地。 虾米?一折?一折!一折什么概念!我天!

上一篇   第四章相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