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删繁就简 - 豪门总裁要娶我

第四十六章删繁就简

冉新突然有点理解韩奕倾对季少清的感情了,那是一种执念,从小就根深蒂固深植于心的执念。她不是圣人,她知道韩奕倾是杀死父亲的罪魁祸首,可是这一刻,她不想恨任何人。心底有恨的人,其实是拿别人的过错惩罚自己,而最终,最痛苦的人莫过于自己。 就这样静静的躺在季少清怀里,没有伤害,也没有孤独,也算是一种清福,可是不知道这样的平静会维持多久,只能拼命的贪恋眼前这点无暇时光。此刻冉新,内心波澜不惊,静静的感受那纯净如水的感动。也许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只是一个司空见惯而又不浪漫的夜晚,也许太多的人会觉得今夜平淡无奇但平淡也有高雅的风度,宁静就是一种典雅的气质。 “丫头,你的手掌又软又绵,好像婴儿的手,摸着好舒服。”季少清抱着冉新,在她耳边轻轻摩挲,弄的冉新浑身痒痒的,很不舒服。 “季少清,你嘴巴离我耳朵远一点,呼出的热气弄得我难受。” “怎么个难受法。”季少清坏笑着问,嘴巴又故意凑在冉新耳边后面,一路下滑,定格在冉新脖子上,深深的吻了下去。 “季,季少清,不要这样,我不习惯。”冉新害羞的把头埋在季少清的怀里。 “叫我什么,丫头。如果说不对就不放过你。” “季总裁,季少清,”猝不及防的,季少清的吻就落在了冉新的耳垂上,“重说一遍,叫我什么”季少清沙哑着声音努力的克制着自己想把冉新压在身下的冲动。“丫头你可得想好,再说不对的后果你可要承担哟。” “叫你少清,少清可以了吧。”“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不过不是最佳答案,所以还是要惩罚你的,来,乖乖让我亲三分钟”说完还没等冉新反应过来,季少清薄薄的微凉的唇就覆盖住冉新的嘴唇,越吻越深,情到浓时,冉新似乎还隐隐听到季少清喘息的声音,把她越搂越紧,好像要印在他的身体里,从此合二为一,永不分开。 一个缠绵悱恻意味深长的吻在冉新觉得她快要窒息的时候戛然而止,季少清温柔的把玩着她的万千丝发,心中的满足感无限的膨胀着。一辈子这么短,能遇到一个喜欢的人多么不容易,如果没有冉新,他的生命是不完整的。所以他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疼爱她,不好好珍惜她,不好好和她过一辈子。 一辈子爱一个人并不可耻,相反,从来没有深爱过一个人才可耻。感情不是用来随便消遣的,它是最神圣最纯洁最应该让人肃然起敬的一种责任! 今夜,注定是一个美丽的夜晚,看山,山成黛,触水,水轻柔。在春风里,可以自由的安放灵魂的叶子,而身边的这个人,使我漂泊的心灵有了栖息的枝头。冉新依偎在季少清的怀抱里,不一会,安静的睡着了。 此刻的季少清,突然有种想要过删翻就简的人生,在繁华地栖居过,所以才懂得素净的美好,在浮躁处跌宕过,所以才厌倦了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其实就这样简简单单的生活,也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