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她死了 - 豪门总裁要娶我

第二十九章她死了

冉新从韩奕倾家里回来的时候,沉默了一路,爸爸的死让她痛不欲生。 一路走来,一直都是爸爸照顾她鼓励她,牵引着她向前走,给予她无限的关爱。 可是现在,爸爸走了,再也看不到他的音容笑貌了,世界上少了一个她最重要的人!忽然想,这个世界上,还有谁像她一样,有着如此切切的貌似做作的情感,还有谁像她一样,能够哭的悲伤痛的彻骨貌似虚伪的宣泄! 冉新回到家,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沉默,有时候比任何语言都值得珍惜,静寂,有时也比任何声音都可怕。 季少清没有去公司,一直陪着她,他害怕冉新一时想不开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没有什么比冉新更重要的了。 季少清想转移冉新的注意力,却没想到打开电视,潘紫的脸跃然出现在硕大的屏幕上,诡异的笑着。 探头下,潘紫搬起身边放着的一个大桶往身上倒,不知道什么液体顺着头顶流到脚下,然后掏出兜里的打火机,笑着往自己身上点,火焰瞬间变大,肆无忌惮的吞噬着潘紫,赤红的火焰像杀红了眼的杀人狂魔无情的挥着大刀不顾一切的砍着人,不一会火势变小了,渐渐熄灭,潘紫被烧的全身发黑的尸体赫然出现在电视屏幕里。“本台报道,就在刚刚前半个小时一名女子在长兴路一家饭店门口引火自焚,很多人都目睹了这个惨烈的过程……” 季少清立即把电视关掉,可是来不及了,冉新都看到了。 “她死了” “嗯” …… “其实她不是潘红,不是你的亲养母。” “我知道……” 什么?冉新知道,可是他已经把这个秘密封锁了,怎么还会有人知道。 “很好奇是吧。” “嗯,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的。” “其实那天你约她在高格调咖啡屋见面,不巧的是,韩奕倾也约我在那见面,所以你们说的话,我们都听到了。所以韩奕倾会跑去医院刺激我爸爸……” “对不起……” 季少清内疚的说道。他以为他在用他的方式保护着冉新,却阴差阳错的伤害了她,而且还伤的那么深。 他紧紧抱着冉新,嘴里一直说着对不起。 “不要说对不起,我知道你是在保护我,所以不要自责,谢谢你。” 谢谢你陪着我,可是我真的害怕了,害怕一个人,也害怕两个人,我害怕我在乎的人忽然离我而去,留下我一个人不知道怎样生,也忘了怎样死。 我清楚的知道你可以轻易的把我伤害,因为爱是一颗幸福的子弹,所以不要对我这么好,离我远一点,再远一点。 季少清被冉新赶去公司,可是他的心一直为她担忧着,做什么事情都心不在焉,他想他是中毒了,中了冉新的毒,不可自拔。 置身事外的楼宇还一如既往的指着湛蓝色的夜空,通透明亮的房间时刻暗示着从来不曾吹灭的人间烟火,还有那一点点足以让人驻足的阳光,拼命的想要升腾起温暖唤醒对生命的默然 。有时候,死亡离我们是那么近,转瞬之间就可以永远的离开我们。 潘紫以那样惨烈的方式结束了生命,随着冉思杰而去。 冉新突然明白潘紫是那样深沉的爱着冉思杰,尽管她的方式看起来那么疯狂甚至有些病态,可是没有切身的爱,哪来入骨的恨! 冉新站起身来,擦干眼泪,告诉自己她的生活从来都安然无恙,没有谁的离开会断绝她生活下去的理由,她的悲怆只能证明曾经她是多么热爱生活,多么珍惜那个人,如果放弃了,只能证明她的懦弱! 父亲走的虽然意外但是却很安详,潘紫走的突然又惨烈,但是她最后的那个笑容足以证明她是心甘情愿的而走的,如果她继续深陷在死亡的悲痛中,倒成了对死去的人的一种亵渎。 太多时候,悲伤真的不用拿出来一遍一遍温习,那样她感觉自己像是撒了谎。所以一定不能继续消沉下去。 她肩上还背负着一种使命,父亲让她好好活下去,还有冉诺,她一定要好好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