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查清楚了 - 豪门总裁要娶我

第二十六章查清楚了

“季总,查清楚了,你让我查的人。”何忻附在季少清耳边小声的说道。 “怪不得,我就说事情根本没那么简单,这件事你先别走漏风声。千万不能让冉新知道。”“好。”何忻一脸凝重的走出办公室。 季少清一直在思考要怎样说才能让冉新受到的刺激小一点,这件事,虽然他早已经隐隐猜出什么了,但是真正知道事情真相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良久,季少清打通了潘红的电话。 半个小时以后,季少清出现在高格调咖啡屋,他一直把玩着手里的咖啡杯,但是脸色却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让人不敢靠近,就连年轻的服务生都吓得躲的远远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噔噔噔噔”随着高跟鞋声音的越来越近,季少清的眉头越皱越紧,终于来了,季少清果然还是不习惯等人。 “请坐,潘红,不,我是不是应该叫你潘紫。”潘红瞬间脸通红,心跳加快,手足无措,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手心不停的冒着汗,心里仿佛被无形的巨石压住,嘴巴不停的颤抖,大脑一片空白,“你……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哦,听不懂,那就坐下来让我慢慢给你讲解,你一定会明白的。” “不,不……我还有事,我先,先走了。”潘红双腿不停使唤的发软,她努力想让自己镇定,可是却事与愿违,一下子跌倒在地。 “早说了让你不要急着走,潘紫阿姨!”季少清着重强调着潘紫两个字。不会的,那件事,根本没有人知道了,季少清是怎么知道的,不会,他一定是在吓唬她,知道有潘紫这么一个人的人早已经不在世了,大不了死不承认就是了。 这样一想,潘红的心稍稍放了下来,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刚放下来的心被季少清一开口说话又提到嗓子眼上了。“潘红,是你姐姐,是你的胞姐,对吧。” “你是怎么……怎么知道……”冉紫战战兢兢的说道。 “哦,承认了,以你的性格不应该是打死不认的吗,看来当真是错怪你了。”潘紫实在受不了季少清阴阳怪气的说话语气了“你想怎样。” “没想怎样呀,就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还冉新一个公道而已,你突然提醒我了,你手里还有一桩命案呐,差点忘了。”季少清喝了一小口咖啡,不紧不慢的说着。 “你到底想怎样。”潘紫铁青着脸问道。 “都给你说了,我要事情的真相,难道你想让我把你送进监狱。”“只要你答应放过我,我就告诉你当年事情的经过。”季少清给了潘紫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 “当年,冉思杰去乡下办事,偶然一次机会,我和姐姐,也就是真正的潘红,在河边邂逅了正在洗脸的冉思杰,第一次见冉思杰,我就深深的喜欢上了他,但是我父母却很反对我和姐姐跟他走的近,常常骂我们,即使如此,我们还是偷偷的和他来往,我一直以为他是喜欢我的,直到有一天,冉思杰牵着姐姐的手,跪到父母面前,求他们成全他,可是父母死活不同意,嫌冉思杰家里穷,怕姐姐跟着他会吃苦,不管冉思杰怎样做,父母就是不同意他们两个,后来有一天半夜,冉思杰带着姐姐私奔了。”潘紫说到这里,声音有点哽咽,接着继续说“姐姐和冉思杰私奔以后,父母受了气,身体一天比一天差,四年以后,父母都去世了,是我把他们安葬的,我真的好恨,我恨冉思杰爱上的人不是我,恨他带走了姐姐害得父母命丧黄泉,父母去世以后,我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打听到了姐姐的下落,然后在电话里我告诉了她父母去世的消息,姐姐第二天就回乡下了,那天天下着雨,姐姐从墓地回来以后,我们因为冉思杰起了争执,被愤怒冲昏了头的我一气之下拿起菜刀砍到了姐姐脖子上,姐姐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我眼睁睁的看着她倒在了血泊中,心里很慌乱不知道该怎么办,一直到晚上,我终于清醒过来,把姐姐的尸体挖了一个坑埋了,然后几天以后,我来到了a市,假扮起潘红这个角色”。潘紫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了,这些年,其实她内心所受的煎熬不比谁的少,她内疚痛苦的时候找不到发泄的对象,就拿冉新出气,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慢慢的,她就把冉新当成自己的出气筒。 “冉思杰难道就一直没怀疑过你的身份吗?”季少清不解的问。 “我和姐姐长得十分相似,一般人根本分不清我们两个,冉思杰只察觉到我性格的变化,但是我告诉他是因为我们私奔以后我父母因为这件事去世,受到了刺激所以性情变了,所以冉思杰就一直没有怀疑过。” “可是冉新又没有错,你为什么要那样对她。”“我恨姐姐恨冉思杰,凭什么他们过得那么幸福而我却孤孤单单一个人,每当我想起以前我们三个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好恨他们,所以姐姐喜欢的东西,我都要摧毁,包括冉新,包括冉思杰,如果当初他选择的人是我,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悲剧发生,当怪他!” “为了冉新我不会把你怎样,只要你以后对她好点就行,还有,不要告诉她这件事,我怕她接受不了。你好自为之”说完季少清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