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我们谈谈吧 - 豪门总裁要娶我

第十九章我们谈谈吧

深夜是孤独而又华丽的,然而有的人是华丽而又孤独的,我们都是这个城市的孤独者,灯红酒绿,霓虹闪烁,车水马龙,我们哭哭啼啼我们嘻嘻哈哈,我们做着自己喜欢的做事,或者做着自己讨厌的事,反正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不遂人愿,其实上帝很繁忙,他照顾不到每一个人,有的人被偏爱着,有的人被遗忘了,被偏爱的活的恣意潇洒,被遗忘的,只能躲在小小的世界里,留着自己的泪,还要努力麻痹自己。很显然,冉新属于后者,一个被上帝抛弃多年的女孩! 冉诺终于重获自由了,可是此刻,他的心情十分沉重。他想起很多小时候姐姐是怎样被母亲虐待,羞辱,欺凌的,每想起一件,他的心就下沉一点。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就不会那么冲动把那个人砍伤,就可以保护姐姐不受那么多委屈了。这几年,父亲身体也不好,家里的负担全落在了姐姐一个人身上,她的心酸与无助,又该和谁说。幸好姐姐遇到了一个疼她爱她宠她的男人。 翌日 “姐姐,我想姐夫了。” “得,我家的小白眼狼找你”冉新把手机给递给季少清,抱起爆米花继续看她的电影。 “姐夫,在忙吗?我们谈谈吧。” “好,我去找你。” 怎么有种季少清和冉诺两个人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的感觉。 包厢里,温暖的水晶灯如一朵朵向日葵竞相绽放,金色镂空的桌布上,透明的高脚杯里盛着红色晶莹的液体,轻轻晃一晃,泛起一圈圈的涟漪。金碧辉煌的装饰风格深沉的彰显着客人尊贵的身份,冉诺被眼前这个儒雅,沉稳而又似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男人深深折服,五官长得近乎完美,由内而外散发着贵族气息,完美的过分,完美的很容易遭人嫉妒! “你喜欢我姐姐什么?”冉诺看似不经意的问。 “你觉得我应该喜欢她什么。” “如果你只是想玩弄她,那么请你不要再招惹她,她的命运已经够悲惨了,不要再雪上加霜了。你真的很难想象她是怎样一步一步走过来的,都怪我没用,没能好好保护她。”冉诺声音哽咽着继续说道“有一天放学回家,姐姐偷偷的给他说,同桌的女孩不让姐姐靠她太近,说姐姐不爱讲卫生,脏。母亲从来都不让冉新洗澡,所以她就趁母亲不在家偷偷的用凉水洗澡,即使这样,还是被别人嫌弃着。姐姐身体一直不好,每次用凉水洗澡以后,都会感冒发烧,但是爸爸又常年不在家,母亲即使知道冉新发烧了,也从来不管不顾,任凭她在床上躺几天,没有吃的,没有喝的,就那样靠着意志坚强的醒过来,直到现在,姐姐都不敢靠别人近一点,她怕别人嫌弃她,你知道的,人一旦有了心理阴影,就很难抹去了。母亲打骂姐姐,更是家常便饭,经常冤枉姐姐偷她的东西,狠狠的打她,每次都鼻青脸肿的去上学,别的同学都嘲笑她,因为没有靠山,她成了同学们捉弄的对象,有一次忍无可忍出手打了一个经常欺负她的同学,被那个家长找上门,然后理所应当的,姐姐又挨打了,我从外面回来的时候,看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姐姐,冬天,地上那么冰冷,我不知道姐姐到底躺了多久,当我把她抱的放在床上,她微弱着声音说弟弟别难过,姐姐一点都不疼,说完就昏过去了,姐姐说她肩膀和膝盖,天气不好的时候就会疼,很显然,给姐姐留下了后遗症。经常把姐姐锁进铁笼里,不给吃喝,还在她够不到的地方放一碗红烧肉,变着法折磨她,姐姐说她的命真大,遭受那样非人的待遇还不死……” 冉诺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讲述着这些事,可是内心却撕心裂肺的疼痛着,当然,心痛的不止他一个人,还有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冲动的季少清。 潘红给她的伤害,他要一样一样讨回来! “你知道的,即使我母亲那样伤害姐姐,姐姐却从来没恨过她,所以现在,我能做到的就是阻止母亲再去伤害她,你能做的,就是好好爱她,不要毁灭她。” 季少清的拳头握的紧紧的,心里的痛如洪水猛兽一浪一浪袭击着他!怎能就这样轻易的放过潘红,能留下她一条命就不错了,丫头肯定不想让她死,那就让她生不如死吧!

上一篇   第十八章出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