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因为什么呢 - 豪门总裁要娶我

第十四章因为什么呢

自从冉新入住在季少清的豪宅里,季少清每天晚上不管忙到几点都会回去。 他怕丫头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会害怕,而且于私,他就是想多陪陪她,白天公务太多,即使同在一个办公室,也忙的说不上几句话,她看她的书,他忙他的工作,互不干扰。 以前为了节省时间,一直住在离公司最近的酒店,现在不管花多长时间,他都愿意把时间浪费在路上,大不了每天晚休息一下,早起床一点。 季少清回来的时候,冉新正坐在沙发上随意的翻阅着杂志书,看到他回来,冲他微微一笑,“回来了。” 起身去了厨房,不一会端出一杯温热的牛奶递给他,“晚上喝这个,有助于睡眠哦。” 喝完牛奶,季少清无赖的把头靠在冉新肩膀上。 闻着她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沐浴液清香,季少清整个人的身心都放松下来。“丫头,谢谢你。” 该说谢谢的人应该是她吧,在她最无奈,无处可出的时候,是季少清毅然的帮助了她。 其实那天,冉新给季少清打电话,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让她没想到的是,不一会,季少清就出现在她面前,让她觉得他就像横空出世的大英雄,踩着七彩祥云专为拯救她而来。 人在最落魄的时候,也是最无防备的时候,冉新觉得,她坚守了二十多年的心,渐渐被季少清的一言一行所攻陷…… “丫头,” “嗯” “告诉我,你以前是怎样生活的。”“丫头,坐过去一点。”冉新还没反应过来,季少清就枕在了她大腿上,双手报臂,找了一个最舒服的睡姿,悠悠闭上了眼,嘴角还露出惬意的笑容。 冉新真是拿他没有办法,每次都想着法子占她便宜,还一副不服过来让我抱抱的样子,冉新气结。 “丫头,我在听。”冉新知道季少清是在让她给他讲以前的事情。对于冉新来说,过去的经历,就像一部灾难片,很多时候,连她自己都没有勇气去回忆,仿佛回忆也带着刺,扎的她浑身都痛。 季少清知道丫头不想说,不想回忆,说他自私也好,无情也罢,她的过去他不曾参与,了解一下情况对他以后做出判断至关重要,他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所以他才要揭开她的伤疤。丫头,没关系的,有我在! “那天,父亲在医院告诉我,在他之前还有一个人收养过我,不过那个人已经去世多年了。他说我是在美国街头被人发现然后收养的。那时候我才一岁半左右,你知道吗?在五岁之前其实我生活的很快乐,那时候养母对我就像亲生女儿一样,给我无微不至的关爱,养父对我也很好,常常温和的教育我做一个坚强的女孩,一直以为我是他们的亲生女儿,直到后来有一天,养母说她出去见一个人,从那以后,她的性情就变了,打我骂我成了家常便饭,还不允许我洗澡,说浪费水,所以我都是趁她不在家,用凉水偷偷的洗澡。卧室里放着一个铁笼,只要我做错事,她就会把我关进去铁笼里,前两天不给我吃喝,第三天的时候才给我喝点水,每次快要不行的时候才放我出来。” 冉新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殊不知,她早已泪流满面了。 季少清坐起身,把她的头压在自己的胸口,紧紧抱着她,心痛的无以表达,“丫头,对不起……” 冉新借着季少清的怀抱哭了很久,她终于在这一刻清楚的知道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恐。 原来她的冷漠疏离都是假装的,她渴望家庭的温暖,渴望得到母爱,可是自从她知道自己是被收养的,就不再奢望这些东西了了,所以她要变得坚强,一直一直都隐藏着这些她所收到的伤害。可是不管潘红怎么虐待她,她从来没有恨过她,至少潘红没有剥夺她生存的权利,如果没有被好心人收养,是不是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她了! 除了生死,其他都是小事,所以她不奢求什么,只想安安稳稳度过这一生。 所以当她发现她对季少清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之后,就刻意打压着这种感觉,更何况,他的身边,有一个与之相匹配的人了。 冉新依偎在季少清怀里,很久了,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仿佛时间都静止了。 冉新慢慢从刚才的悲痛中缓过来,深深吸了一口气。 季少清却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突然性情大变,除非遇到什么大的变故,可是刚才冉新并没有提起过家里遇到什么大事,所以不是因为一场事故潘红才改变对她的态度,那又是因为什么呢? 季少清如鹰般锐利的眼睛盯着茶几上放着的翠绿的翡翠茶杯,直到冉新挪动了一下身体,才回过神来。 拍了拍冉新的肩膀,“不早了,睡觉吧,不要再胡思乱想了,都过去了。” 以后有我在,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啊呀~” “怎么了?”季少清连忙站起身一脸关切的问她。 “腿麻了” 季少清坏笑的看着冉新,二话没说横抱起冉新上了楼。 冉新却在心里想,不要再对我这么好了,我怕我会情不自禁爱上你,到时候,我又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