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老娘挖了你的眼 - 豪门总裁要娶我

第十一章老娘挖了你的眼

季少清正在整理文件,私人手机忽然响了两声,他还没来得及接起就嘟嘟嘟的被挂电话。 丫头今天怎么想起给他打电话了?他的直觉告诉他,丫头遇到麻烦了。 于是匆匆拿起外套,边走边穿,上了车给冉新打电话,终于冉新接起了电话,说她在圣火公园。 冉新走了好久,久到她感觉她的手臂发麻的已经没有了知觉,脚也开始疼了。 早知道今天要被赶出门,就应该穿一双舒适的运动鞋,至少脚还没这么遭罪。冉新坐在公园的椅子上,思考以后她该住在哪里。 把所有认识的人从脑海里过滤一遍,最终决定还是请季少清帮忙。 为什么不是苏景尧,冉新只知道她不想打扰他。她总觉得,和苏景尧在一起,她不自由,她觉得好压抑。相反,和季少清在一起,虽然他是她的顶头上司,但是完全没有压力,没有压迫感,她可以随心所欲的畅所欲言。 后来冉新才渐渐明白,之所以在季少清面前觉得这么轻松自在,是因为不管她说错什么话,做错什么事,季少清都不会生气,不和他计较,甚至完全无条件的宠着她。 季少清出现在冉新面前的一刹那,冉新突然觉得好委屈,鼻子酸酸的,眼睛也涩涩的,有种想要哭的冲动。 而季少清看但冉新有些狼狈的脸,旁边放着笨重的行李箱,突然心好疼,又庆幸还好冉新找的是他,不是苏景尧。 冉新努力克制着自己的眼泪,声音沙哑着说“我没有地方可去了,你得帮我找住处。” “好。”季少清回答的很干脆。 不用问也知道是她那个养母把她赶出来了。 他的丫头所受的委屈,他一定要讨回来!以前没有他的时候,她可以受委屈,现在有了他,谁都别想再伤害到她。 冉新觉得好奇怪,明明挨骂的时候,被赶出家门的时候,漫无目无处可去的时候,她都觉得没什么,不是什么大事,可是看到季少清忽然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觉得她受了天大的委屈,之前所受的所以不公平的待遇,通通都放大了n倍。 “丫头,想哭就哭吧,在我面前,你不需要假装坚强。” 冉新走在季少清面前,轻轻拥抱了一下他,“谢谢你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助我,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季少清轻轻敲了一下冉新的脑袋瓜,坏笑着说“要是觉得无以回报的话,不如以身相许吧。” “流氓!”冉新一脸娇羞得急着反驳季少清。 而季少清却难得心情大好,哈哈大笑起来。 千年的大冰块脸难得融化一次,还是讥笑她。 亏她还觉得季少清笑起来的时候什么太阳啊月亮啊星星啊所有会发光的物体都黯然失色了,他的一个笑容就把他们全都比下去了。 季少清带着冉新来到了他的下榻之处。吴臻又一次毫无征兆的被总裁惊着了,总裁的住处,就连他自己恐怕都没住过吧,怎么会随随便便让一个丫头住,而且总裁一副你住的越久我就越高兴的表情,连笑容都是贱夕夕的。吴臻撇了撇嘴。 “好疼啊,脚好疼……”冉新痛苦的抱着脚,不就是穿着高跟鞋走了一下午吗怎么弄起来这么多水泡,这双脚是有多金贵,看来长在她身上真是委屈它了。冉新自言自语的说着,门外面季少清刚好路过正要去洗澡,顺便听到丫头嘀嘀咕咕好像在说什么,仔细一听,说她的脚疼。怪不得他觉得丫头走路姿势有点不正常。 想也没想就冲进去,“啊,你个臭流氓,赶紧给老娘出去,谁让你进来的。” 季少清还一头雾水,他只是想进来帮丫头按摩一下脚,丫头怎么就炸毛了!抬头一看,床上的冉新正胡乱往身上套着衣服,上身是遮住了,下身,嘿嘿,他看到丫头穿着白色卡通的小内裤,一双洁白修长挺直的腿随意的搁置着,看上去那么撩人,乖乖,写还了得,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看到季少清在看她的腿,立马拉过被子盖上!“再看信不信老娘挖了你的眼睛!” 气急败坏的冉新破口大骂,早就把季少清是他老板这庄事抛在脑后了,她现在只想钻在被子里等季少清快点离开! 太他妈丢脸,他有没有看到什么?应该没有吧,都怪她只想着看脚忘了穿睡衣,让人趁机捡了便宜,好丢脸,以后还怎么出现在他面前! 其实季少清能看到这么“香艳”的一幕,完全是个意外,他本来尴尬的想快速离开,可是捉弄丫头的坏心思却油然而生。 还没等他说话,冉新从被子里伸出一只胳膊随便乱比划着,让季少清不要说话赶紧离开,不然她不住这里了! 好吧,想到丫头真有可能不住这里,季少清想捉弄冉新的心思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 放长线钓大鱼,一时半刻也不着急。只不过丫头那双漂亮的双腿,一直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还是去冲个凉水澡吧!丫头真是太会折磨人了!

上一篇   第十章无处可去